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08日 20:12:31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

▲王晓明在坦桑尼亚进行生物多样性考察。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

▲王晓明(左二)与梅林公园筹建办公室同事合影。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

▲王晓明(前排左二)到肯尼亚阿布戴尔国家公园做生物多样性调查。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

王晓明在工作中。

王晓明

男,浙江省金华人,1961年5月出生,博士研究生学历,园林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二级),现任深圳市风景园林协会技术委员会主任。历任深圳市莲花山公园管理处主任、深圳市园林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总规划师等职位。2007年获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9年评为深圳市高层次专业人才,成为深圳市园林绿化专业方面唯一获得此殊荣的高层次专业人才。

口述时间

2019年3月5日下午

口述地点

深圳市政协会议厅



原标题:

王晓明:用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策

深圳晚报2019年05月06日讯 1995年,博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入职深圳市政府城管办,开始踏入园林绿化建设领域。23年间,我先后主持了深圳湾公园建设、莲花山公园南区建设、莲花山公园山顶广场绿化工程等多项市级重大工程的建设任务,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深圳园林绿化建设出谋划策。

我最想感谢的是深圳的决策者。他们有魄力、敢闯敢做,在深圳这块寸金寸土的地方上,划出这么多公园与绿道。他们善听意见,对我们提出来的建议持开放的态度。正因如此,我的专业知识有了用武之地,能为深圳贡献一份力量。


命中注定我要做园林绿化建设这一行。

机缘巧合进了林学院

说起我的童年,还是颇为坎坷。我在浙江省金华市虎鹿镇长大,在我幼时,父亲被划为“右派”,家庭经济十分困难,母亲独自担起重任。所幸我学习成绩不错,特别是数学,满分100分的卷子我能考120分,多出来的20多分是因为我用不同的方式解出相同的题目,是数学老师给予的鼓励加分。所以那时,我的目标是清华、北大。

上了高中后,由于学校规定要学工、学农,每天我们得花上半天时间去劳作,学习时间被压缩了一半。说起来有些惭愧,我父亲是语文老师,但我的语文成绩却一直平平。诸多原因导致我高考失利,我服从分配被派去了浙江林业学院。那时觉得是无奈之举,却不曾想到,未来几十年,我与林学结下不解之缘。

1985年,本科毕业后,我到陕西师大读研,继续钻研林学领域,毕业后留校任教。任教期间,我担心自己会落后而感到压力重重。与妻子商量后,我决心考博。1995年,我取得华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当时导师已经办好手续让我留校工作。然而,已在学校生活多年的我想出去闯荡,于是我拒绝了导师的好意,只身来到深圳。

初到深圳,满是失落

刚到深圳时,我找到一家企业,企业老板见我是博士,担心在他那工作屈才,便将我介绍到了市城管办。

入职市城管办后,我被分配到绿化处。绿化处就在四川大厦旁边的一个小楼里,绿化处主任一听我是博士,反而婉拒了我。在他眼里,种树种草哪需要博士。当时许多人对园林的认识较浅,认为把黄土盖住,种点好看的树就行了。

后来人事处又把我调往莲花山公园管理处。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报到时间是下午2点,我12点就到了。那时莲花山西边全是荒野,办公楼也是临时搭建的。以前我在学校任教,各方面都不错,来到这里却这么荒凉,我一个人坐在楼道等了两个小时,心中满是失落感。

但这股失落的情绪很快被冲散了。我发现,身边许多同事都与我一样,是来深建设者,大家既朴实,工作又卖力,有着良好的氛围。我每天穿着胶鞋,戴着草帽,又是种树又是挖土,皮肤晒得黑黝黝的,一天下来,虽然辛苦,但吃得好睡得香。

园林绿化建设不仅是为了美观,更是为了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和健康。

将梅林公园

打造成保健型公园

2001年,我调任梅林公园管理处主任,负责梅林公园古荔区建设。结合梅林公园用地以山地为主的特点,我提出保护自然景观与适度人文活动相协调的设计理念,将梅林公园建设成为具有保健型功能的公园,这也恰好响应了市政府对于全民健身的号召。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zs/26232.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