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中山盆景艺术将在今年“重见天日”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1日 10:13:36

困境没资金办展览,市民认知度低中国盆景看广东,广东盆景看顺德,这是国内盆景艺术界人人皆知的句话…中山的盆景艺术在业界内,是仅次于顺德广州的大巨头之…然而,中山市盆景艺术工作者协会简称盆景协会现任会长陈允源却满肚苦水,他说以前协会挂靠在政府部门名下,每年都会有些项目资金,活动开展起来容易很多…陈允源表示,目前该协会也在引导新会员采用以树养树的方式,建议他们以花木苗圃等经济

最近这段时间,中山的不少盆景艺术工作者都收到一个令他们兴奋的消息:停办了6年之久的中山市盆景展览会,借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的契机,将在今年10月1日“重见天日”。

中山盆景艺术在广大市民心中“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2012年,我市曾获“广东岭南盆景之乡”称号,界内声望仅次顺德、广州。但与此形成对比,中山盆景却在市民心中默默无名,很多市民甚至分不清盆景与盆栽的区别。

困境:没资金办展览,市民认知度低

“中国盆景看广东,广东盆景看顺德”,这是国内盆景艺术界人人皆知的一句话。中山的盆景艺术在业界内,是仅次于顺德、广州的三大“巨头”之一。然而,中山市盆景艺术工作者协会(简称“盆景协会”)现任会长陈允源却“满肚苦水”,他说:“以前协会挂靠在政府部门名下,每年都会有一些项目资金,活动开展起来容易很多。”但随着近几年民间协会从政府部门中“脱钩”,盆景协会这几年也渐显低迷。就以今年即将举办的展览会来说,2010年前举办的展览会,资金上都可获政府支持,但今年的资金只能靠协会从民间募集或由热心人士捐赠,“这也是之前举办了12届的展览会,一停就停了6年的主要原因。”

除了失去政府的直接支持,广大市民对盆景艺术的认知缺失,也导致了盆景协会低迷。该协会的前任秘书长,如今的名誉会长廖振明还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中山的盆景艺术也曾在民间一度兴盛,“记得当时太平路、沙岗墟、九曲河一带,每天一到凌晨两三点,就有大批大批的市民打着电筒去掏树种盆景。”廖振明谈到,现在很多市民却甚至分不清盆景和盆栽之间的区别。

会员青黄不接,声名逐渐“萎缩”

中山盆景在市民中的声名逐渐“萎缩”,给盆景协会带来忧虑,老一代会员担心协会“后继无人”。

廖振明说,数年前盆景协会每年新加入的会员可达数十人,到2015年,尽管申请加入该协会的人也有数十个,“但其中有不少人只是纯粹想把协会当成社交平台,真真正正搞盆景的很少。”他谈到,当年协会只批准了6名新会员。

该协会秘书长斌哥也表示,与其他艺术不同,盆景艺术家从入行到出师,往往需要十多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要在行内得到大家的认同,唯一的办法就是看作品,而一个好的盆景作品,即便顺顺利利,也要15年左右才能形成,“你想想,一棵盆景起码要经过十四、五次剪枝才能成型,一年剪一次,那得多长时间。”

正因为盆景艺术家的培育时间如此之长,盆景协会最担心的就是新会员渐少而造成年龄断层。斌哥介绍到,去年新加入的6名新会员中,最年轻的也超过了40岁,而整个协会会员的平均年龄,也不低于50岁。

心声:政府加大扶持,利于推广盆景艺术

谈及现在中山盆景艺术在界内“德高望重”,界外却默默无闻的现状,陈允源等人都颇显无奈。

“作为盆景协会,我们一直想建立一个可以常年开放的展览园。”廖振明说,之前好几代会长一直在努力促成这事情,但至今还没有着落,“用地问题、资金来源,这些都让我们一筹莫展。”

此外,土地的租金也是制约中山盆景发展的一大因素。廖振明表示,有会员租了一片地种盆景,几年下来,租金就从3000元涨到了1.2万元,“这怎么扛得住啊?”久而久之,也就越来越多人退出了盆景艺术界。

陈允源希望,政府能够更为重视中山盆景艺术的发展,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或给予指导,共同将中山盆景艺术在广大市民中推广开来。

救赎:盆景艺术必须走向产业化

上一辈的盆景人,靠的是对盆景艺术的热爱,苦苦支撑着中山盆景艺术的发展,但时至今日,廖振明等人也认识到:中山盆景艺术要重新焕发生命力,必须走产业化的道路,要有经济效益才能吸引新一批生力军。

“以前玩盆景,那真是出于兴趣。”廖振明回忆,那时候的人种盆景,都是默默耕耘不问收获的,甚至有的人种出来的作品,还因为感情很深而不舍得出售。但放在今天,盆景艺术如果不走进市场,将很难突破目前的困境。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yynews/435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