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进贤县泉岭乡园艺场一果农损失惨重 乡政府涉嫌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21日 21:42:38

  柑橘树已挂果,过些日子就有收成了,可进贤县泉岭乡果农简建辉做梦也没想到,突然果园就被夷为平地。原来,泉岭乡政府以简建辉所签果园租赁协议系 " 无效协议 " 为由,要将地块收回,作为重大重点项目用地。

  简建辉所签协议到底是不是 " 无效协议 "?日前,记者赴进贤县泉岭乡调查采访。

  

进贤县泉岭乡园艺场一果农损失惨重 乡政府涉嫌



  果树被推倒,树叶已枯黄,果园已看不出原貌了。

  【事件】60 余亩果树被推倒

  " 我已经和泉岭乡园艺场场长签了两年租用协议,也交纳了两万余元租赁费,怎么会是无效协议呢?怎么能强行将我的果园推平呢?" 简建辉告诉记者,今年 7 月 30 日开始,就有人开着挖掘机陆续将他的柑橘树推倒。

  据简建辉介绍,此前他在泉岭乡园艺场承包了大片土地种植果树,租赁协议一直都是与园艺场场长徐长水签的。2019 年 2 月 6 日,简建辉与徐长水再度签下一份租赁协议书,支付了两年租赁费用两万余元,租赁园艺场中的 4 个地块,共计 60 余亩。然而,就是这 60 余亩地出了状况。

  " 今年 7 月 24 日,进贤县泉岭乡政府一纸告知书贴到我的果园,没几天果园就被夷为平地。" 简建辉心痛又无奈。他说,自己先后在这 60 余亩地上种了 3600 棵柑橘树,加上肥料、人工、农药、基建等开销,花费近 50 万元。树已经挂果,原指望今年有个好收成,可以收回一些成本,没想到一朝被夷为平地。

  简建辉打听得知,该地块将由进贤傲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要建大型养猪场。

  【现场】果园已看不出原貌了

  8 月 13 日,记者来到泉岭乡园艺场。刚进入园艺场,标有 " 江西正邦傲新楼房养殖示范场 " 字样的广告牌十分显眼。从介绍看,该项目为进贤县傲新 6PS 楼房养殖场,总投资 3.5 亿元,占地面积为 110177 平方米。

  还没走近简建辉的果园,记者就听到大型机械作业的轰鸣声。果树已被推倒,树叶也已枯黄,果园原貌已看不出来了。一旁的建筑上,有泉岭乡政府张贴的《行政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落款日期为 7 月 24 日。

  《告知书》显示,简建辉在 2019 年 2 月 6 日与徐长水、聂坤友签订的承包园艺场柑橘地的协议书,是徐长水、聂坤友承租乡政府园艺场合同期满,未经乡政府同意,私自与简建辉签订的转让协议,属无效协议。

  《告知书》中称,简建辉与徐长水、聂坤友签订的租赁协议,未经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属无效协议,即日告知属于无效协议,停止履行。其间,租赁所产生的租金和财物处理事宜,需在 7 月 29 日前完成处置。如未处置,视为自行放弃,乡政府将采取行政行为处理。若简建辉对此告知存在异议,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等。

  对此,简建辉深表疑惑,他与徐长水签订的协议为何是无效协议?既然是征地,为什么没有收到赔偿?从下发通知到处置完毕只有 5 天,哪里来得及?

  【徐长水】曾有乡领导许诺可续签合同

  记者采访了徐长水。他说,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他就一直担任场长等职务,每年园艺场的部分收益交给泉岭乡政府。

  为何徐长水与简建辉签订的协议会被泉岭乡认定为无效协议?徐长水告诉记者,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他就是乡镇的编制公职人员,担任过园艺场场长和党支部书记等职务。因园艺场是责任承包制,他与泉岭乡签订了园艺场租赁合同,期限为 15 年,2018 年年底到期,每年园艺场的部分收益会交给泉岭乡政府。

  " 早在 2017 年,我就和乡里的书记提出合同要到期了,要继续签订。" 徐长水说,当时泉岭乡政府领导向他口头许诺,园艺场可能会有其他人租赁,但只要徐长水还在这里,等乡里新的合同下来了,徐长水有优先权。正因为如此,徐长水才与简建辉签订了租赁协议书。

  让徐长水不解的是,2019 年 11 月 11 日,他曾将园艺场一年的承包费 5000 元交给了乡政府,乡政府也照常收取了。然而,今年 3 月 28 日下午 5 时,乡政府会计却退回了这 5000 元承包费。

  【乡长】告知之后才采取强制措施

  对此,泉岭乡乡长张志勇接受采访时解释称,徐长水并不是园艺场场长、党支部书记,只是园艺场管理人员,由乡政府聘请而来,负责经营管理;管理期间,园艺场收益归其个人,他只需要每年交 5000 元费用到乡政府即可。

  "2018 年,徐长水就想继续签订合同,但当时并没有签。" 张志勇进一步解释,按照乡政府与徐长水签订的协议,经营期限至 2018 年 12 月 30 日止,自然徐长水在 2019 年 2 月 6 日与简建辉签订的协议书属无效合同;乡政府也是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了告知的情况下,才采取强制措施的。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yynews/39424.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