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马丁·路德·金的战友、“国会良心”刘易斯去世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8日 06:03:11

首发:7月24日《新华每日电讯》成风化人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徐剑梅

每个国家都有高光时刻。

美国历史上也有一些时刻,永恒地闪着光。其中之一就是1963年8月28日,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外,面对25万参加“向华盛顿进军”行动、要求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抗议者,发表《我有一个梦想》演讲。

电影《阿甘正传》中,阿甘与青梅竹马的女友重逢,正是在这一高光时刻。

两人跳进的水池,便是林肯纪念堂外,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反思池。610米宁静水波,牵连起朝夕相望的美国国父华盛顿的纪念碑和签署《解放宣言》废除奴隶制的林肯的纪念堂,极富象征意义。

真实历史中,阿甘自是查无此人,但站在马丁·路德·金身旁的,另有一位个头不高、身材敦实的23岁黑人青年。

他是这场华盛顿大游行的6名组织者之一,也是集会上最年轻的演讲者。在某种程度上,他仿佛现实版阿甘,美国民权运动诸多关键节点历史事件中,都闪现着他的身影。

7月19日在美国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市,人们为悼念民权运动领导人约翰·刘易斯所摆放的花束。新华社发(阿兰摄)

7月19日在美国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市,人们为悼念民权运动领导人约翰·刘易斯所摆放的花束。新华社发(阿兰摄)

而与阿甘不同,他不仅仅是历史的现场目击者,更是主动参与塑造历史的人。他是一名终生信奉非暴力主义的现场行动派。

他的名字是约翰·罗伯特·刘易斯,被美国人称为“民权偶像”。他于2020年7月17日深夜因胰腺癌病逝,终年80岁。

刘易斯是1963年华盛顿大游行演讲者中最后去世的一位。他去世当天,上世纪黑人民权运动另一名领导人、马丁·路德·金的密友维维安牧师去世,终年95岁。

正当因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为种族政策抗争在全美发出怒吼之际,美国上世纪中叶反种族隔离制度和黑人民权运动的一代领袖至此凋零殆尽。

回顾刘易斯的一生,仿佛历史的断片展现。如果以生命长度为时间量尺,一个非洲裔美国人在与种族主义抗争之路上可以走多远,又有多少路还需要接着走……

7月1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降半旗志哀。新华社发(沈霆摄)

7月1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降半旗志哀。新华社发(沈霆摄)

种族隔离的童年

刘易斯于1940年2月21日出生在美国“深南”亚拉巴马州特洛伊小城附近,离州府蒙哥马利大约40英里。“深南”,指的是美国南方之南、蓄奴制烙印最深的几个州。

刘易斯于1940年2月21日出生在美国“深南”亚拉巴马州特洛伊小城附近,离州府蒙哥马利大约40英里。“深南”,指的是美国南方之南、蓄奴制烙印最深的几个州。

刘易斯父母都是种棉花的佃农,有10个孩子,他是家中老三,长到6岁只见过两个白人。他家中贫困,没有什么书,4岁时叔叔送的一本《圣经》是他的启蒙读本。他5岁时常做的游戏是给家里养的鸡布道,最初的人生规划是当一名牧师——这是当时贫困黑人接受高等教育不多的出路之一。

他在严格的种族隔离制度下长大。

那时候,亚拉巴马州超过三分之一人口没有选举权。刘易斯后来回忆说,在当时只有约7000人口的特洛伊小城,汽车站、洗手间,到处写着指示牌,“白人等待区”“有色人种等待区”“白人专用”“有色人种专用”“白人女性专用”“有色女性专用”……

在一家小商店,白人饮水处干干净净,有色人种饮水处是角落里一个生锈的小水龙头。城里公共图书馆只接待白人,不对有色人种开放。刘易斯问父母和祖父母为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就是这样子。别惹麻烦”。

刘易斯日后的人生座右铭是:“去惹麻烦,(惹)好的麻烦、必要的麻烦”。在2012年出版的回忆录《跨越那座桥》(Across that Bridge)中,他这样写道:“小时候,我总是不安分地逃避(社会)为我设定的界限。”

1955年,刘易斯15岁,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到马丁·路德·金的声音。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yynews/36798.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