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林徽因、宋步云笔下的北京城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07日 14:46:57

北京是一座恢宏的城市,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人们关于首善之都的所有想象,它是“都市计划的无比杰作”。很多时候,北京并不是一座世俗的城市,它的精神性甚至超越其物质性,它注定是一座不朽之城。

20世纪中期,建筑学家、文学家林徽因和美术家宋步云,分别从审美的角度解读这座城,欣赏这座城,再现这座城,他们的文字和画作是那个时代北京城市古建面貌的珍贵记录。

林徽因、宋步云笔下的北京城

故都瑞雪 宋步云作

瀛洲圆殿

瀛洲圆殿有着优美的弧度,它曾经是一座岛屿,现在是一座半岛,晶莹通透、雅致静谧,玲珑得像是北京城极用心布置出的一个小盆景,瀛洲圆殿又叫仪天殿,它还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叫团城。

团城的位置在北海南门的西侧,一不留心就会错过。我也是读了林徽因的书,专门寻访才找到这一处清幽。然而正是因为这不为人知的环境,更增加了其中隐秘的快乐,当拾级而上豁然开朗的时候,如登妙境。

团城是一座台城,它真的是一座具体而微的城,有秀珍的城墙,有石阶,有殿堂,有松柏。团城建在台基之上,虽然没有景山那么高,但是也可以俯视文津街以及三海的湖面。这是一种舒适的高度,文雅而精致,从这里望向开阔而平静的湖面可以看见停在湖心的小亭子,如沐四面清风。

关于团城的历史价值,林徽因在1951年写道:

古代的台大多是封建统治阶级登临游宴的地方,上面多有殿堂廊庑楼阁之类,曹操的铜雀台就是杰出的一例。据作者所知,现今团城已是这种建筑遗制的唯一实例,故极为珍贵。现在上面的承光殿代替了元朝的仪天殿,是一六九零年所重建。殿内著名的玉佛也是清代的雕刻。殿前大玉瓮则是元世祖忽必烈“特诏雕造”,本是琼华岛上广寒殿的“寿山大玉海”,殿毁后失而复得,才移此安置。这个小台是同琼华岛上的大台遥遥相对。它们的关系是很密切的,所以在下文中我们还要将琼华岛一起谈到的。(《谈北京的几个文物建筑》)

林徽因、宋步云笔下的北京城

北海船坞 宋步云作

团城上松柏苍翠,承光殿东南侧的白皮松种植于金代,白皮松在古代被称为“栝子松”,这一棵竟然生得如同佛手,树干光洁而雪白,与树叶的翠色相映愈加高洁。

觉得这白皮松奇异的不止我一人,宋步云也曾经在团城驻足,他画了两次白皮松,第一次是在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大约三四点钟。宋步云的用笔写意,流畅而坦率,他有印象派的感觉,白皮松的白色在他笔下丰富而统一,远处柏树的浓绿衬托着白色的枝干,典雅而秀丽。白皮松实在太高了,宋步云画了它的根,树冠是无法同时进入画面了,除非他画一张中国的写意水墨画!

第二次,是在一个雪后,宋步云离白皮松稍微远一点,能看见一些白皮松的树冠了,在白皮松旁边是团城的门,门的青瓦顶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宋步云画的正是北平的雪季,地上的白雪冷冷的,被人踩出一条小径,灰白色的,天空却被渲染上淡淡的水红色,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一点儿红,就像是一丁点儿朱砂不小心掉在了缸里。远处,角楼在天的底色中浮现,它是白皮松的背景,显得苍茫而遥远。

雪后,团城里人不多。高大的白皮松是静静的,白皮松的松针被宋步云画得如同羽毛,簌簌松软。1948年,在中山公园举行的画展上,徐悲鸿称赞宋步云的《白皮松》是“杰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宋步云的灰色总是很高级的,层次分明,变幻微妙。这位曾就读于北平京华艺专和杭州国立艺专的学子,留学日本学习艺术的精英,曾经是徐悲鸿建立国立北平艺专和保护学校的重要功臣,却在新中国成立后受到了排挤,接下来的20年是宋步云人生低谷,他不得不离开北平国立艺专,仅在文化部科普局、中央轻工业部、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安全委员会等机构担任美术顾问、设计等工作。一身才华的宋步云并没有消沉,反而拿起了画笔,曾经被繁忙的工作所耽误的绘画再次给予他生机。20世纪40年代宋步云就开始画北京古建筑,50年代他在北京城里继续以画家的眼睛为我们描绘了他看到的古建筑。大规模的改造之前,北京的古建筑保存得更为完好,古城气质更加雄浑。人与景物多多少少是相似的,这些被忽略、需要被移除或者改造的古建筑是如此的珍贵,这些被蒙蔽的价值,这些被冷落的稀世珍宝,在宋步云的作品中情景交融。今天我们能从宋步云的笔下体会到这些古建筑蕴含的时代气息和个人情感,这是照片所难以传达的。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ys/4971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