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崇明园艺村开启全民振兴黄杨产业之路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09日 02:44:44

  从大港公路进入,一条慢行步道“大地艺术环”串联起黄杨驿站、紫藤水居、黄杨示范园、“工匠之家”等景致,一旁的赵公堤、砖瓦艺术园古色古香,村史馆黄杨馆已完成建筑改造,正在完善最后的内部展陈。经过生态治理的东沟、跃进河清澈见底,辅以木栈道、亲水平台,形成一个“园在村中、宅在园中”的全域园艺公园。

  这里是崇明园艺村,一个因花卉苗木产业得名和闻名的乡村。放眼望去,村庄所到之处遍布了各类造型独特的黄杨树,园艺村因此获得“瓜子黄杨之乡”的美称,被誉为“崇派”造型黄杨的发源地。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2018年,园艺村全村黄杨产业收入约4000万元,全村790户村民中有675户种植黄杨,占比超过85%。乡村产业体系越健全,农民增收渠道就越通畅,而产业兴旺,恰恰是崇明港沿镇园艺村入围首批市级乡村振兴示范村的核心竞争力。

  一树黄杨,造福全村

  园艺村,村如其名,其前身合兴园艺场曾是全市闻名的花卉苗木之乡,名声在外的崇明“施家花厢”水仙花也是从这里走出来的。2004年,合兴园艺场与合兴乡大港村合并后更名为港沿镇园艺村。一个世纪以来,一代代村民习惯在自家小院里种几棵黄杨树,没想到这个习惯成自然的小举动,却成了全村致富的“法宝”。

  “要把树上的种子一点点人工去掉,才不会影响树的长势。”做过几十年园艺场场长的施鹤生从事黄杨种植、造型设计40余年,是村里公认的黄杨“老法师”。除了手把手指导村民如何给黄杨树做造型,如何固定、修剪外,施鹤生还有一个责任——为不懂行的农户免费当黄杨核价师。

  全村人都在种黄杨,可很多人只会种、不懂价,经常被商贩占了便宜。2001年,施鹤生偶然发现市场上做过造型的黄杨树身价不菲。同样年份的黄杨,普通树的价格,往往只有造型树的十分之一。“既然村里家家户户种黄杨,也许这是个商机。”老施一口气包下近10亩土地专门种造型黄杨,还主动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周边的村民。有一次,一个村民想卖树,找到施鹤生帮忙估价,原本商贩只愿出价1000元的树,最终以2000多元成交。原来,园艺村黄杨产业组织化程度较低,大部分农户卖树仍然处于“守株待兔”或是“提篮叫卖”的销售模式,定价权完全掌握在中间商手中,“散兵游勇”式地各卖各家,难以形成品牌效应。为了让农户少吃亏,施鹤生一直鼓励大家多走动,看看别人的树怎么造型,怎么卖、卖什么价格。在老施的带领下,“崇派”造型树开始多了起来,一批批高品质、造型独特的黄杨树,每棵平均价格可达数千元,有些树龄长、造型优美的,还能卖到五六万元,园艺村成了名副其实的“黄杨村”,黄杨产业成了村民致富的第一主业。

  从“经济效益”走向“品牌效应”

  在园艺村,顾家四兄弟也是远近闻名,一大家子一共种植黄杨逾百亩,且树龄普遍在五六十年以上,今年61岁的顾洪春在四兄弟中排名第二。过去几年,顾家的黄杨生意越做越红火,可顾洪春心里总像是有块石头压着一般,“园艺村‘火’了,村民也赚到钱了,可知晓崇明黄杨品牌的人还是太少。许多前来采购的商贩,只是把园艺村当作了‘原材料基地’,购买之后挂上自家产地的标签,再进入市场销售。”看到崇明黄杨变成如皋的、苏州的,甚至东北的,这让顾洪春多少有些失落。去年,园艺村入围全市首批乡村振兴示范村创建名单,村民对于振兴黄杨产业的强烈呼声引起了崇明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为此,区里在园艺村专门设立驻村办,与港沿镇共同推进当地黄杨产业发展以及乡村振兴示范村创建工作。

  提升黄杨品牌,科技是关键要素。去年6月,上海植物园造型大师、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赵伟首次来到园艺村开展专题讲座。课上,赵伟手把手指导,亲身示范黄杨造型的全过程,“干货”满满的讲解让村民大呼过瘾。自此以后,园艺村邀请知名盆景专家陆续举办了黄杨知识普及、盆景造型技艺、黄杨栽培技术等培训班18次,从养护到造型,全方位提升黄杨技艺,受训学员近600人次。今年,园艺村还与上海农科院成功“牵手”,引进专家工作站,号召村里几家合作社共建种源基地和高效生态种植基地。顾洪春和几名种植大户得知消息后纷纷响应,主动将家中几棵较高品质的造型黄杨、罗汉松等拿出来进行集中种植及展示,准备打造一片高端造型景观区域。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sj/2655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