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_共创市园林绿化建设绿色文明家园

城市园林绿化汇集市园林、自然园林和一些有关绿色文明建设信息资讯,园林绿化促进城市经济和社会系统的健康和活力,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园林绿化事业的地位和社会需求将不断提高。

菜单导航

英烈紀念堂

作者: 城市园林绿化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0日 22:47:32

徐勛,1907年生于湖南省耒陽縣大路徐家。家里世代務農。他小時候在村里讀私塾,15歲才進了芝蘭小學。在教師、共產黨員劉泰的培養下,他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是當時縣里最年輕的團員。1924年秋,他考入耒陽甲種師範講習所,任講習所團支部書記。1925年秋,他應聘到劉霞、黃龍飛主辦的軍民教育館任教。1926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1月,他當選為耒陽縣農民協會執行委員,任農運特派員,從事南三甲區農民運動的指導工作。徐勛工作積極,勤勤懇懇,且領導有方,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造成了“南鄉鄉村農協”蜂起的局面,他在這個區建立了九個區農會,70多個鄉農會。

馬日事變後,徐勛奉命轉移到賀龍部任連黨代表,參加南昌起義。在廣東潮州負傷後,徐勛回到家鄉,在縣委書記鄧宗海領導下,從事武裝斗爭。他與張奉先等在南區組織黃泥坳暴動,打垮了雲峰、黃崗、梧橋等地的“挨戶團”,組成了一支有300余人的湘南農民游擊大隊,由他任司令,張奉先為黨代表,活躍在耒陽、永興、桂陽邊界地區。

1928年初,湘南起義爆發後,徐勛帶領湘南農軍游擊大隊在耒(陽)永(興)縣邊界迎接朱德、陳毅部進入耒陽縣境,並于2月16日攻克耒陽縣城。他被增選為中共耒陽縣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並任耒陽縣工農兵蘇維埃政府青年工作委員會委員長,負責組建少年先鋒赤衛隊的工作。4月,他隨朱德上了井岡山,任由耒陽農軍改編的第十二師三十四團第一營營長。

1928年5月,湖南耒陽的人們剛剛送走春天,準備迎接又一個炎熱的酷暑。自從紅軍上山以後,當地的“挨戶團”日益猖狂。上架橋一帶,忽然來了一支神秘的隊伍,將當地“挨戶團”打得落花流水,接著,這支神秘的隊伍又兵分四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續打垮下塘、大義、淝江、雲峰等三十多處“挨戶團”,救出了毛澤建等一批被關押的干部和群眾。這支神秘的隊伍就是從井岡山下來的。由紅三十四團改編的湘南第一路游擊隊,司令員鄺庸�、黨代表鄧宗海,徐勛擔任副司令員。游擊隊的活動給國民黨在耒陽的反動統治以沉重打擊。反動派十分恐懼,調動數十倍兵力進行瘋狂的“圍剿”。孤立作戰的游擊隊被打散了,鄺庸�、劉泰等領導干部先後犧牲。這時,徐勛與譚衷率領的游擊隊在縣委書記鄧宗海的領導下堅持戰斗。在最困難的日子里,徐勛心中的革命信念毫不動搖。他深知革命的道路是艱難曲折的,但最後的勝利是屬于正義的。

1929年,經過一個寒冷的嚴冬後,徐勛迎來了又一個春天。游擊隊擴大為耒陽赤色游擊總隊,由譚衷任總隊長,他任副總隊長。經過他們的努力,游擊隊由原來的20多人又發展到百余人槍,下設兩個中隊。耒陽的赤色武裝又重新活躍起來了!

徐勛智勇雙全,帶領一個中隊,活躍于耒陽各地,進行多次戰斗,靈活而機動地打擊敵人。4月,他在距縣城六華里的灶頭街,打垮該處“挨戶團”,處決了人稱“殺人魔王”的團主謝月琴;接著,又駕船從陶州沿耒水而下,在陶州至大陂市之間,沿河襲擊十多個“挨戶團”和鹽卡,捕殺團主七八人,繳槍50多支,使游擊隊的人槍得到了補充,組建了三個長槍中隊和一個短槍隊。有時,他還將游擊隊分成若干小組,打著工農紅軍的旗號,同時出現在多處的圩鎮集市上,弄得國民黨耒陽縣當局感到處處風聲鶴唳,“一夕數驚”,“徹夜不得安寧”;以致縣城里的“挨戶團”團丁一到晚上都轉移到船上,把船撐到河中心過夜,縣政府竟貼出“禁放鞭炮、響銃”的布告,目的是為了“避免互相驚擾”。針對這一情況,徐勛率領游擊隊于6月5日一度攻下縣城。縣長與警備隊長乘船倉惶而逃,游擊隊乘機繳獲了一些武器,並籌集到一批必須的物資。徐勛作戰靈活,常常避實就虛,使前來耒陽“剿共”的曾嵩霞團頗為頭痛,歷時三月而一無所獲,反而損槍折兵,最後受到衡陽“清鄉”司令部的撤職查辦。

1929年9月,國民黨第十九軍五十五旅到耒陽“剿共”。由于耒陽一區區委委員黎毛古可恥地叛變,帶領敵軍一個營包圍設在南泥沖的赤色游擊隊總部,總隊長譚衷犧牲。徐勛同譚鎮南帶領幸存的十多名游擊隊員,與湘南特委宣傳部長、耒陽縣委書記鄧宗海匯合,重新組建湘南赤色游擊大隊,他任大隊長,鄧宗海任黨代表。

游擊大隊重建後,不顧白色恐怖,游擊隊員平時分散做群眾工作,戰時集中打擊敵人,並把活動中心轉移到常寧、耒陽、永興邊界,使整個游擊區又再度活躍起來。1930年底,按照中共耒陽縣地方執委的部署,徐勛還擔任年關斗爭行動委員會書記,發動群眾進行抗捐、抗租、抗債的年關斗爭。徐勛不辭勞苦,派人到處張貼寫有“地租二五,利息十一,捐稅禁收,已收速退,誰敢抗拒,頭顱作底,鄉保甲長,嚴遵毋違”字樣的布告。1931年1月,他帶領十多名精悍的游擊隊員,一律短槍,從北鄉出發,經西鄉、南鄉到東鄉,晝伏夜出,一個月行程500多里,一面發動群眾進行武裝抗債、抗捐、抗租斗爭,一面懲辦那些敢于撕毀布告,強行征捐、討租和索債的頑固分子,在全縣引起了很大的震動。有的富戶要求退租,有的“挨戶團”竟請人求游擊隊去“繳槍”,以便向縣政府當局有個交待。1931年2月,徐勛兼任新成立的中共耒陽縣委委員及團縣委書記,並兼第二區區委書記。他為建立全區黨的組織,發展黨員,廣泛組織“互濟會”,為貧苦農民解決生產生活上的困難,做了許多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hgylj.com/dt/43962.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